新闻是有分量的

百万富翁 微博对青少年的影响与对策分析

2019-03-12 12:20栏目:传媒
TAG:

大财经拍摄公司网络新媒体在大数据时代中充满着蓬勃朝气,而微博就是处在这一时期内的新兴宠儿;在使用微博的偌大群体中,青少年占据着不可小觑的组成部分:他们正处于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形成时期。介于这两者之间的重要关系,本课题主要研究15至18周岁、正接受中等教育的青少年,并结合社会微博对青少年的积极与消极作用,有针对性地构建出独立于社会微博之外的绿色微博,并引导绿色微博成为青少年成长时期:集寓教于乐、沟通交流、安全关注社会信息动态的必要指导工具。  2013年,由CNNIC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2年底,我国网民年龄结构中,10-19岁的网民占29.8%;网民学历结构中,高中/中专/技校占32.3%;微博用户数量方面:2011年约有24988万人在使用微博,占总网民使用率的48.7%,2012年约有30861万人在使用微博,占总网民使用率的54.7%。”2011年,《江苏省青少年互联网使用情况调查报告》发布数据:“全省青少年(包括小学、初中、高中)互联网普及率达95.5%,青少年群体接触互联网正逐渐呈现低龄化的趋势,有52.8%的江苏青少年拥有微博,其中有36%的青少年会使用微博。”   现今,“个人信息即时共享综合平台”[1]——微博,当之无愧地构建起大数据时代中不可缺少的新型信息传播平台,并以其独有的碎片化、自由化、公平化、虚拟化、原创化等特性,潜移默化地刺激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1.1.1调查一:本文运用实证研究法,在2013年2—4月里选取南京、苏州、常州、徐州四地的各三所典型高中(区重点、市重点、省重点)进行调查:其中向中学生共发放问卷650份,回收636份,有效问卷612份,占有效总量的94%。问卷有效率高,数据真实,为本论文提供了有力的现实依据。  结合以上数据并通过问卷调查统计归纳(见图1),作者初步形成以下几个认识:   由图2可知,青少年使用微博多以娱乐放松为目的。青少年通过微博平台进行娱乐性活动的约占57%,占关注点的大部分;其中:表达情感、个人见解、网络交友、关注娱乐八卦这些都是青少年使用微博平台的主要目的。此外,青少年通过微博平台对例如暴力、性知识等需求依旧存在:获取敏感信息的青少年约占4%。虽然占总体人数较少,但从青少年通过微博获取相关敏感信息角度而言,依然有较高价值的研究意义。  15-18周岁的青少年正处于心理转型期,急需一个心理“避风港”——表达心情,宣泄情感,满足好奇心。而微博正提供了一个恰如其分的虚拟平台:一方面,微博凭借特有的“背对脸”传播模式,使得运用微博平台的交流双方在现实中即使不认识也能够相互关注或交流,这样实际上能够间接满足青少年的社交好奇心;另一方面,马斯洛的“基本需求层次理论”起着决定性作用:“青少年处于社会认知的初级阶段,需要情感和归属需求,并对任何未知的事情都有着极其敏感的好奇心”,而微博平台充斥着五花八门例如八卦、暴力、性等内容,正迎合了青少年寻求刺激心理、发泄身心的最好场所。正如卢梭所言:“青年期是一个的危险时期。”   青少年对社会信息的求知欲较高,并不只局限于书本知识。图2显示:约有22%的青少年关注社会热点信息,乐于了解社会动态,这有利于青少年认知社会、更好的与社会融合。  现如今,微博地诞生与使用“普及化”与信息数量、内容的“碎片化”,使青少年可在短时间内并通过转发、收藏、评论等功能大量获取信息知识,大胆表达自身观点,成为信息评论者。以上现状实质上有助于青少年形成“积极的自我认同”感,尽早地接触了解社会;更重要的是:青少年通过微博平台进行“参与和表达”,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传统“一言堂”的学习方式,形塑出青少年主动学习的优良品质。  图2中显示,使用微博网络交友的青少年约占总数的14%,是仅次于表达情感、关注热点、关注八卦之后的第四原因。  在青少年时期,友谊变的尤为重要:他们处在缺乏安全感和“个性的明确把握及安全的自我认同”关键时期,急需聚集在一起,通过交流沟通,获取更广阔的知识、建立稳定的情感,从而增加内心安全感。微博的使用则正好解决了“远距离情感沟通的问题”。  从传播学角度而言,微博实际上并未脱离以“景观效应”的交流方式,青少年通过发布文字信息和图片信息(甚至是流媒体),加之评论、转发、私信等趣味性功能的运用,青少年能够随心所欲的与自己的伙伴保持联系。  青少年使用微博的人数较多,并呈现低龄化趋势。如图1所示:约有76.10%的中学生会使用微博,根据上文提及的《江苏省青少年互联网使用情况调查报》可知:这个数字随着时间推移,将越来越大。  中国现阶段中等教育模式是文理分科,分班教学,同龄人之间相互影响潜移默化。因此,还有一部分青少年使用微博的原因是从众心态和攀比心理。  青少年使用微博的原因五花八门,他们对面海量信息充满着无限兴趣:如果青少年合理使用微博,无疑是在拓宽他们的知识面、且有利于青少年正确价值观的形成;但另一方面,青少年的社会经验与判断力尚不健全,辩证意识薄弱,易成为不良信息的受害者、甚至成为传播有害信息的“共犯”。这样往往带来的是青少年不健康的身心发育,甚至最终滋生严重的青少年犯罪心理。  青少年正处在情绪不稳定的过渡时期。在这个特殊时期中,青少年往往表现出易怒、冲动、做出不负责的“孩子行为”。而微博在这个阶段中实际充当了“心理咨询师”的角色,青少年完全可以在微博中记录下自己的心情,发泄压力,并等待“粉丝们”给予支持或安慰。  从心理学角度而言,这有利于青少年“自我认同阶段”的形成。国外一项数据调查表明[2]:“能够顺利完成自我认同的孩子在各个领域都能够表现的异常积极、充满活力。”他们能够完成好自己的学业,喜欢挑战困难项目,拥有着较高创新能力。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调节好自身情绪,缓解压力,形成良性循环。  青少年既是新媒体环境熏陶下的新生代,又是微博时代的原住民。微博给予了青少年一个展示自我的广阔平台,这基于青少年能够熟练使用微博的“高级搜索”、“微博广场”等高级应用:他们可以自由的在微博上发表观点、关注社会热点,提高语言表达能力和塑造辩证思维的活跃性。首都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教授雷雳认为:“青少年期情绪自主表现为更强的自我依靠、主动性、对同伴压力的抗拒性,对自己的决定和活动的责任感。”而微博正是在青少年形成“决定能力”和“活动责任感”方面扮演着推动的积极作用。  随着网络舆论建设的完善,社交媒体给予的“多元信息的传播和对公共领域的建设与扩张,也促进着青少年对公民身份的认同与建构。”[3]2011下半年的轰动性新闻:“在北京、广州、深圳、武汉等地涌现了不少以高中生身份在微博上发言的独立候选人,欲参选区级人大代表。”一方面,这对青少年认识、关注、参与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有所帮助;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网络舆论的现实民意表达。”[4]   青少年时期感性思维强,想象力丰富。微博以文字加图片(或流媒体)的主流呈现形式已被教育界所借鉴。若此时借助微博建立教育应用,开展寓教于乐的新兴课程体系,例如现今社会微博平台上流行的“每日英语”、“看电影学数学”等教育应用,无疑是在提升青少年学习兴趣,为他们打下良好的知识体系。  其次,对于提高青少年学习效率而言,也能够使他们了解到更多有用的信息知识,并通过微博学习型应用反复记忆,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在此基础上发掘出自身长处,形成良好的学习氛围。  2.2.1调查二:以微博本身为例,透过微博主要功能,借助于内容分析法:本文对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两家热门微博进行研究,通过抽取出2012年度热门线名排行榜作为研究分析样本。主要关注两家微博共有话题的社会心理倾向性,并分析这些热门话题给青少年带来的影响。   维基百科中对“屌丝”的定义为:“懦弱却善良,但又缺乏自我反思、毅力及改变生活的能力,他们被看做是‘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时代的悲剧’”。实际上,“屌丝”一词是广泛流传于微博中代表颓废、污浊、叛逆性情绪的综合体。然而,青少年本身就处于“生理的快速发育和心理发展的相对滞后”的特殊时期[6]。错误理解、过度使用“屌丝”一类消极的时尚网络用语,往往会导致青少年了追求现代感而过度地自我张扬,过度自信,解构伦理道德,甚至盲目挑战权威。这一切都容易引起青少年过分沉醉于自我思维中抽象构建的理想完美状态。  其次,微博使信息传播变得“碎片化”,也并未对“敏感词汇”作出屏蔽管理。因此,存在的垃圾信息和谣言较多,信息源本质上并不可靠,容易出现难以控制的自由言论。根据“涵化理论”的移植,青少年若滥用微博则容易出现“主观现实印象”与实际存在的客观现实之间的较大偏离,且这种影响不是短期的,在不知不觉中左右着青少年的现实观,易使青少年受错误价值观的熏陶,甚至解构正确的价值判断标准。最终导致青少年人生观、价值观的浅表化、混乱化,甚至形成“青少年反社会型人格障碍。”[7]   《甄嬛传》电视剧中有着不少成人化的演绎,加上微博的大力宣传和推波助澜,这无疑是在“催熟”青少年心理成长:青少年模仿能力强,在《甄嬛传》强大视听张力的耳濡目染中会被虚拟的故事情节所误导。埃里克森提出的心理社会性延迟恰恰证明了这点:“这期间个体通过自有的角色尝试可能会在社会中找到一个适合的位置。青少年形成尝试五花八门角色时期,而他们又不必为任何一个角色负责。如果相当一段长的时间还没有建立起自我认同,那么他们就会因为角色扩散而深受困扰。”[8]长此以往,容易引起青少年角色混淆、内心焦虑、自我怀疑、内心极端、过分关注他人意见,丢失自我判断力,甚至为了满足自己在微博上看到的“甄嬛传”情节,学会片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将这些“完美心机”运用于现实,做出不理智的冲动行为。  其次,微博信息的审核机制滞后化使得复杂的信息源可直达青少年的内心世界,并逐渐成为青少年汲取信息的主要来源:其中充斥着不少例如利益互换、炫耀物质的信息资源,这些信息容易使得青少年受到功利化的熏陶,逐步使得青少年责任感缺失,出现价值行为的自我取向中心。以上这些现状对青少年的影响是十分可怕的。  微博“图文并茂”式的阅读结构有朝着“一图顶千言”的变化趋势,铺天盖地的图片、流媒体夺人眼球、大行其道,正逐渐取代着青少年深度思考的狭小空间,形成青少年对浅显读物的过分依赖。长此以往,青少年的感性思维建构大于理性思维构建,最终才会导致堂堂研究生看不懂学术名著的悲剧。  微博独特的“背对脸”传播模式,容易让青少年忽略现实生活中的交际能力:过度使用微博,沉溺于微博虚拟平台,从而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沦为不折不扣的“微博控”,甚至是“微博奴”。  微博作为刚诞生不久的新兴宠儿在正确引导舆论、遵守法律体系等环节中仍存漏洞。因此,现今的微博亟需更新完善存在的机制、法律缺陷,以便保障青少年在新媒体环境下能够快速适应,健康成长。  目前,已有较多教育工作者在尝试组建“教育型微博”,试图营造出适合青少年日常学习生活的“拟态环境”。国内流行的“教育型微博”理念一般有两种:一是“开放式”的,即基于现有社会微博平台上搭建的微博应用或微博群,例如“新浪英语推荐”、“腾讯教育”等。但这些形态只是偌大微博信息源中的一隅,并未从根本角度解决青少年信息汲取的合理性和安全性。从青少年角度而言,他们并不一定对这些微博教育应用感兴趣,他们可以选择不去关注。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青少年的自我觉悟和自身修养。因此,想要迎来真正的“教育型微博”时代,仍需花费很长的一段试验完善期。  第二种理念则是“封闭式”的,即:构建出独立于“社会微博”平台的新兴微博机制,将原本可帮助青少年适当了解、接触的社会化的信息完全过滤,只留下学习教育信息。但此方式并不能规避封闭式、圈内式的教育传播模式弊端——信息的“陈旧化”,与传统教育方式的类似化、一元化。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不利于青少年的全面发展。  首先,本文构建的绿色微博首先符合青少年的“使用与满足”[9]:达到青少年想用绿色微博、乐用绿色微博的理想状态;当然绿色微博依靠独特的过滤机制(见下文)也能够保证不良信息远离青少年,创造出适合青少年了解社会的主流拟态环境。  其次,绿色微博是隶属于现今社会微博旗下的专为青少年开发的“半开放式子微博”,是与网络运营商和社会型主流微博三位一体的微博,也是打通中等学校、学生、学生家长三者的新兴微博平台。具体分为“教学绿色微博端”、“家长绿色微博端”和“学生绿色微博端”。  第三,绿色微博的本质是一个介于“开放式”与“封闭式”微博的中间形态,即:在满足青少年对社会信息求知欲的同时,通过法律与技术手段保障青少年不受不良信息干扰,达成集寓教于乐、交流沟通、关注社会信息的绿色微博平台。  绿色微博通过信息筛选层和特有的反馈机制能够保证青少年的“使用与满足”,并在使用与满足的基础上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培养青少年主动学习、沟通交流、接触社会。因此青少年将会把绿色微博看做一种娱乐学习形式,甚至是“生活的教科书”。  现阶段,“群体极化现象”在社会微博中屡见不鲜,“浙江温岭女教师虐童案”正是极化现象的典例:当虐童图片在少数新闻网、微博中流出时,已有不少网民带头使用恶毒之极的极端言论表达心中的愤慨,青少年诶过接触这些信息,无疑会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而绿色微博恰恰通过引导主流价值观,从而减弱青少年情绪过度外泄,并引导青少年用理性的眼光看社会。  通过对信息的加工处理,建构适合青少年的拟态环境,再通过议程设置有针对性地培养青少年对社会环境的关注和认知能力。绿色微博在平等交流中催生出青少年的深度思维、以及对参与社会热点讨论的“主人翁”意识。  教师、学生、家长通过绿色微博的三位一体模式,形成了无缝结合。通过这个虚拟平台相互沟通交流,缓解青少年压力:孩子和家长可以毫无顾虑的在绿色微博平台上交流情感,促进“亲子教育观”的形成。提供了青少年和谐、稳定的家庭环境,从根源上消除青少年犯罪的“诱发效果”[10];其次,教师在绿色微博平台中实质是淡化了“教师角色”,在授课的同时,拉近了与青少年的距离,丰富青少年的情感生活。   如图3所示,绿色微博主要由创建运营方(社会微博、网络运营商)和使用受众方(中等学校、学生、学生家长)两部分组成,且绿色微博在所有运营使用环节内均需受到法律保护和监督。  (1)社会型主流微博:例如新浪、腾讯现阶段运行的微博。通过技术过滤流入绿色微博平台,供青少年阅读使用;并创新信息反馈机制,以青少年的关注度为核心。  (2)主流网络运营商:新浪、腾讯可提供一定的网络平台架设和过滤技术保障;不再局限某个特定操作环境,可以移植到移动通讯设备和个性化操作系统的平台。  (1)中等学校:学校将“教学绿色微博端”与传统教学模式相结合,最终实现“无缝化”的新媒体教学和传统媒体教学的完美融合。  (2)学生:学生可通过移动通信设备的“学生绿色微博端”进行“碎片式”的学习娱乐[11];学校、家长依附绿色微博形成三位一体的半虚拟交流空间:例如完成作业、成绩反馈、课程引导、课外学习、心理疏导等专题。  (1)实名机制:本文建议社会微博(例如新浪、微博、网易)必须通过实名制认证,如果15-17岁青少年无法出示身份证则只可使用绿色微博。如何避免18岁青少年(有身份证)注册使用社会微博?目前只能通过家长配合监督手段避免。  (2)反馈机制:绿色微博独有地访问内容统计,可以将青少年使用绿色微博的时间、地点(依赖移动设备GPS端口)、微博外链接访问进行统计,以微博留言形式告知家长。  (3)定时机制:绿色微博将会通过年龄层进行使用时间的合理规划,例如16岁的青少年每日上微博时间不得超过半个小时,18岁的青少年每日上微博时间则可以达一个小时或更多。  (4)资源机制:绿色微博的资源库模块,是根据青少年兴趣点和学习方向,进行整合与扩充;青少年通过特有的高级搜索模式,可以进行资源库内的资源调度。  (5)把关机制:绿色微博的核心,满足青少年的使用与满足的基础;具体把关机制如下(图4):   第一层,信息滤网层。通过技术手段将社会微博内流通的不良信息(例如:暴力、色情。极端言论等)过滤,传递给下层。  第二层,信息筛选层。把关人通过社会微博中适合青少年的信息内容进行分类、筛选、调整、处理(确保青少年的使用与满足),传递给下层。  第三层,意见领袖层。对第二层的原始信息进行加工整合,将原本信息的海量化和无序化,整理的趣味化、类型化、精专化,并有针对性的提出符合青少年兴趣点的主流思想,形成主流价值;如果青少年在绿色微博平台发表消极、恶意言论,此层兼信息审核层。  第四层,使用满足层。信息通过上述三层处理后,直接发布到教学型、家长型、学生型三个客户端,供交流与使用。  第五层,信息反馈层。学校、家长、学生可以提出对信息的建议与构想,并反馈给第一层,信息滤网层再通过其建议,调整完善信息选取方向。  至此,绿色微博的信息把关机制完成了一次循环过程,直接目标即通过不断循环,调整完善各个层的运行状态,形成良性循环,完成绿色微博的终极目标:寓教于乐,并为青少年接触、了解、融入社会打下良好的信息知识基础。  [1]喻国明主编,《微博。一种新传播形态的考察》,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年出版,第1页  [2]雷雳与张雷著,《青少年心理发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国外数据:自我认同地位与心理发展和情绪发展中稳定的个模式相联系(grotevant,1998;marcia,1993),第27页  [3]卢家银,《社交媒体与青少年的政治社会化:以微博自荐参选事件为例》,中国青年研究,2012年第8期  [4]任远,《理性认识网络舆论的现实民意表达》,探索与争鸣,2006年第9期  [6]王玉香,《新媒体时代透视青少年屌丝文化现象》,中国青年研究,2012年09期  [7]吴伟强,《青少年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形成与干预对策》,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0年第10期  [8]雷雳与张雷著,《青少年心理发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8页  [9]郭庆光,《传播学概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81页  [10]靳霄 邓光辉,《视频材料诱发情绪的效果评价》,心理学探求,2009年06期  [11]汪洪,《构筑西部中学教育信息化高地的学校发展之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